當前位置:傲白小說 > 其他 > 陸涼城顧眠眠 > 陸涼城顧眠眠第2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陸涼城顧眠眠 陸涼城顧眠眠第2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偌大的花車就好像一個移動的舞台,唐小北坐在最中間彈奏琵琶,旁邊還有兩個姑娘演奏古箏和長笛,剩下的一些姑娘則是長袖翻飛,表演舞蹈。

看起來頗有種明星開演唱會的味道。

“外麵好熱鬨啊!”

小娥踩著凳子從窗戶探出腦袋:“姐夫,咱們也出去看熱鬨吧?”

“花魁大賽要在河上的遊船上舉行,現在花車要在城裡繞一圈纔去河邊,咱們吃過午飯再去。”

金鋒揉了揉小娥的腦袋,說道:“現在出去也是追著花車全城亂跑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小娥激動的拉著金鋒的胳膊:“那姐夫咱們走吧!”

她這幾天都冇玩過癮,正遺憾著呢,聽到金鋒這麼說,眼睛一下子亮了。

“我纔不去!”

金鋒纔沒興趣陪著小娥滿城瘋跑。

“姐夫,你就帶我去嘛,求求你了。”

小娥使出了慣用的撒嬌**,軟磨硬泡。

“行了行了,彆纏了。”

金鋒被磨得冇辦法了,看到老兵都站在窗邊戀戀不捨的目送花車隊伍離開,便喊道:“鐵錘,你安排兩個人帶著小娥出去轉轉。”

“先生,我帶小娥姑娘去。”

鐵錘知道金鋒上午冇有出門的打算,便趕緊毛遂自薦。

“那行,記得回來吃中午飯。”

金鋒提醒一聲,把小娥交給鐵錘。

昨晚冇睡好,送走小娥和鐵錘,金鋒又打著哈欠,回去睡了個回籠覺。

一覺睡到大中午,才被關曉柔喊起來。

小娥已經回來了,見到金鋒,獻寶似的的舉起糖葫蘆。

“姐夫,你看我買了糖葫蘆,你嚐嚐,可好吃了。”

“不用了,你留著吃吧。”

金鋒伸了個懶腰,穿鞋起床。

大康的製糖工藝也很落後,糖葫蘆上總有一股異味,金鋒吃不習慣。

吃過午飯,一群人出發趕往河邊。

害怕出去再被圍觀,金鋒乾脆讓鐵錘把馬車趕了出來,和關曉柔幾個人躲進了馬車裡。

河邊的空地被官府圍起來一大圈,作為花魁大賽的場地,每個人要交三個銅板,馬車要交十個銅板,才能進去。

進去之後,一些位置好的地方,也要另外收錢。

即便如此,前來看熱鬨的百姓也不計其數,金鋒他們麵前的隊伍足足排了幾十米那麼長。

“看來官府對這個花魁大賽很用心啊,派了不少府兵來維持秩序。”

金鋒看了一眼外麵,感慨道。

“那是當然了,花魁大賽就是郡城辦的,賺的錢郡城官府要拿走七成,他們當然用心咯。”慶慕嵐撇著嘴說道。

“舉辦花魁大賽還能賺錢?”關曉柔問道:“怎麼賺?”

“花魁大賽就是競選者輪流上場表演,支援者購買鮮花送給她,誰最後收到的鮮花多,誰就是當年的花魁。”

慶慕嵐解釋道:“而這些鮮花,就是官府出麵采辦的,一朵鮮花一兩銀子。”

“什麼鮮花這麼貴?”

“就是外麵很普通的那種野花唄,要不然官府怎麼賺錢?”

慶慕嵐笑道:“廣元這邊我不清楚,但是我知道在西川,每年的花魁大賽官府最少能賺幾千兩,如果遇到钜富捧場,那就不好說了,幾萬兩都有可能。”

“這也太賺錢了!”關曉柔咋舌:“幾萬兩銀子一輩子也花不完吧?”

“那是一個人,如果要養一個州府,幾萬兩就不禁用了。”慶慕嵐說道。

幾人聊著天,就到了入口。

春風樓早就給金鋒準備好了地方,等在入口的雜役一看到鐵錘,趕緊小跑著迎了過來。

左右掃了幾眼,冇看到金鋒,著急問道:“鐵錘大哥,金先生呢?”

“車上呢。”鐵錘努了努嘴。

雜役這才放心,小跑著在前麵帶路,把一群人帶到河邊一處平整的空地。

空地臨近水邊,前麵十米外就是舉辦花魁大賽的花船,算是最好的觀賞位置之一。

春風樓對今年的花魁大賽寄予了厚望,所以才花大價錢把這片地方租賃下來。

在空地後邊,還有一個個臨時搭建的帳篷。

金鋒從馬車下來,正好看到春風樓的老鴇領著一群姑娘從其中一個帳篷出來。

“哎呀,金先生,可算把您盼來了。”

老鴇一看到金鋒,熱情的迎了上來:“姑娘們都想您想得不得了,一直纏著我問您怎麼還冇來呢!”

不用老鴇交代,鶯鶯燕燕們主動的湊了上來。

好在她們還知道這裡不是春風樓,冇有敢太奔放,隻是圍著金鋒打招呼而已。

“先生很受歡迎嘛。”

慶慕嵐掀開馬車簾子,笑著調侃金鋒。

金鋒聞言,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關曉柔。

還好,關曉柔並不像生氣的樣子,而是和潤娘一樣,好奇的打量著鶯鶯燕燕。

隻有唐鼕鼕,從門簾掀開的一瞬間,就一眼鎖定了站在老鴇身旁的唐小北。

慶慕嵐明顯感到唐鼕鼕的身子顫抖了一下,扭頭一看,唐鼕鼕的兩眼已經有些濕潤了。

對麵的唐小北表現要好得多,隻是深深的看了唐鼕鼕一眼,就強迫自己移開目光。

慶慕嵐偷偷的捏了唐鼕鼕一下,笑著問道:“先生,這就是春風樓的姑娘嗎,請問哪個是大名鼎鼎的小北姑娘啊?”

大康的風氣雖然是男尊女卑,但是凡事都有例外,有個彆家庭,就是女強男弱。

比如前幾年廣元郡城有一個富商,娶了郡守的侄女,婆娘仗著孃家的勢力,在家裡就比較強勢。

富商逛青樓的時候,郡守的侄女帶著府兵直接衝進青樓,活生生把作陪的兩個姑娘打死了。

看到馬車裡有女眷,鶯鶯燕燕們下意識的後退一步,不想招惹事端。

聽到慶慕嵐出聲詢問唐小北,就連老鴇的眼神都閃過一絲慌亂。

混跡青樓多年,老鴇彆的本事冇有,但是看人的眼光卻被練得一流。

慶慕嵐身上的衣服、玉佩一看就不是便宜貨,而且說話的語氣充斥著自信,顯然冇把春風樓看在眼裡。

隻是一瞬間,老鴇就做出判斷。

眼前這個姑娘,春風樓得罪不起。

就在老鴇心思急轉,想著怎麼度過這次危機的時候,金鋒開口了。

“行,慕嵐都說了,那我就給大家介紹一下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